检查结果上“心律不齐”、“心动过速”怎么办?过度劳累真的会心脏骤停猝死吗?心血管堵塞了是否该植入支架?我国心血管病患病人数近3亿,死亡率居于疾病首位,高于肿瘤和其他疾病,占居民疾病死亡构成的40%以上,并且仍不断上升,防治心血管疾病刻不容缓。

28日,广州东部心血管危急重症论坛上,各专家围绕心力衰竭、房颤、心源性休克等心血管常见疾病的创新技术和最新进展进行探讨,进一步提高区域心血管危急重症疾病的综合救治能力。记者现场连线来自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各位“护心达人”,来给大家谈谈大家所关心的心血管疾病。

1000万房颤患者中仅几万人做了消融

家住白云区的76岁黄阿姨,持续性房颤很多年,一直都按医生指示服用抗凝药物予以治疗,上月底因为出现了牙龈出血,自己就停止服用药物,但仅仅过了4天,随即出现严重的大面积脑梗,到医院进行抢救时已无力回天。所以,对于房颤应尽早治疗,在仍处于阵发性阶段时即进行处理,延误治疗效果会打折扣。

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(以下简称中山一院东院)心血管内科副主任郑东诞介绍,众多房颤患者并无意识到病症的严重性,在遇到特殊情况时容易粗心大意或私自用药停药,往往导致不可想象的恶果。但其实遇到房颤只要能及时对应治疗,患者远期预后可以得到很好改善。曾有一位近80岁女患者,长达3年来反复胸闷、心悸、气促,诊断为急性左心衰和快速性房颤,在多家三甲医院求医无果。来到中山一院东院后,经过积极控制心衰并予以射频消融治疗,她从不能下床活动到自由走动,而且气促现象明显减弱,生活质量明显提高。

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医学部副主任何建桂指出,房颤,医学上叫心房颤动,它是临床上一种非常常见的心律失常,特别是老年人多见。现阶段,房颤的射频消融在很多地方已经开展,很多临床研究证实,房颤的射频消融在改善患者症状,维持窦性心律,减少住院率等方面明显优于药物治疗。射频消融其实就是通过一个电极,把射频电流射到心脏的特定的部位,使得心肌产生局部的凝固的坏死,就可以达到治疗心律失常的目的。由于器械的发展和区域的推广,房颤的消融治疗在很多地方已开展,但仍不能满足临床需求。我国约有1000多万房颤患者,一年仅有几万例消融手术。

目前,中山一院东院分别于2018年12月和2019年4月获评国家级心衰中心和房颤中心,属于广州东部首家。两大中心在自身建设的同时,正逐步打造成为黄埔区乃至广州东部地区心脏急危重症教学基地,提升区域心脏危急重症救治技术,让更多民众受惠。

不能忽视的剧烈胸痛

可能是急性心肌梗死前兆

中山一院东院心血管内科资深教授曾群英表示,近期某艺人发生心肌梗死的不幸事件让人惋惜,但急性心肌梗死并不是没有表现。急性心肌梗死最典型的表现是剧烈的胸痛,而这种胸痛往往明确定位在前胸部,甚至可以到达咽腹部和喉部,除剧痛外,还伴随恐惧感和频死感,而且这种痛与患者以往经历过的疼痛可能完全不一样。值得注意的是,急性心肌梗死与心绞痛不同的是,前者的疼痛持续时间较长,且疼痛程度可不断加剧,通常难以缓解。

对于急性心肌梗死的抢救,时间是极度关键!因为血管堵塞后会出现心肌缺血,短时间可恢复,但如果时间长了,或会产生完全性不可逆的损害,时间越长,丢失的心肌就越多,患者出现生命危险的可能性就越大。所以说尽早打开堵塞血管,尽可能保住更多心肌细胞,这是抢救急性心肌梗死的关键所在。

采写: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何旭鹏

图片:通讯员何旭鹏